冒牌赛马会高管专骗剩女 被骗总额达47万余元<

时间:2019-03-14 09:02 来源:http://www.aiyeze.com

  7月31日下午,33岁的文慧(化名)到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西局派出所报案,称被“香港赛马会人事部职员”骗取六合彩的投注费、手续费共计14万余元。

  文慧随后加入名为“打击马会骗子”的QQ群,成员遍布各地,大都为单身女性,受骗经历极为相似。行骗者自称香港赛马会人士,利用感情设套骗取信任,并称有内部消息,可投注“六合彩”获奖,要求银行汇款几千至数十万元不等。

  经了解,群中有包括文慧在内的5名北京地区受骗者,被骗总额达47万余元,目前3人已报案。

  随着年龄增长,家人开始催促结婚,此前几次恋爱却均以分手告终。2008年8月,文慧在某著名婚恋交友网站注册账号,公布了自己的真实姓名、年龄、职业等个人信息,“引来一帮色狼,后来我就很少上了”。文慧说,除回复“交友”邮件告知自己的MSN账号外,并无更多泄露联系方式的渠道。

  今年5月下旬,她在MSN上收到一条好友请求,对方昵称“阿伟”。因一直未上MSN,直到7月6日,她才与“阿伟”第一次正式聊天。对方先发来一个“hello”,随后自称“祖籍台湾,现在香港工作”,后又说自己是“香港赛马会人事部职员”。

  几次聊天中,阿伟传给文慧个人照片及身份证,“长得很帅”。因渐渐熟悉,双方交换了电话号码。“他每天打很多电话,说话体贴,比父母都会关心人。”文慧说,阿伟不久即向她许诺婚姻,“就像给了女生一个美丽的梦。”

  其间,文慧也曾心生怀疑,觉得阿伟“对自己太好了”。她要求视频,阿伟说电脑太老没法视频,她骂对方“骗子”试探,但阿伟丝毫不生气,还给她道歉,“我就以为自己错怪了他。”之后,文慧与阿伟经常以“老公”和“老婆”相称。

  7月中旬,阿伟在一次聊天中突然告诉文慧,自己所在公司为打击地下六合彩,将遥控出一期中将号码,作为“公司高管”的他知道中奖号码,但为安全起见,建议文慧在内地购买,为二人将来的生活赢取一笔财富。此时,文慧已对双方感情深信不疑。

  7月19日,文慧把1万元汇到阿伟指定的银行账号,收款人为“罗原”,账户地为福建漳州。“他告诉我名额有限,竞争激烈,怕中不了奖,要我追加,我又追加了4万。”文慧说。

  随后,阿伟告知文慧“中奖210万”,扣除公司代理所下的注费,剩余182.7万彩金因数额太大,需缴纳国外风险担保金5%,即91350元。文慧觉得“是老公在帮自己做事”,未多过问细节,便将91350元钱汇到指定的账号上,收款人为福建厦门的“李志强”。付款后,阿伟说已向单位请假,打算回台湾看望肺癌晚期的父亲。

  7月25日上午9点58分,文慧收到阿伟发给她的最后一条短信,原文如下:“老婆,早上姐姐打电话过来说爸爸的病情又加重,叫我必须马上赶过去,我现在正过去澳门的路上,彩金最晚星期一就到你个人账户,请老婆放心。”

  7月26日,一男士自称阿伟所在公司的财务主管林某,给文慧打电话说彩金已下,需担保人阿伟签字方可办理到文慧的银行账户上。文慧说找不到担保人,林某即称需再交10万担保金才能拿到彩金。

  文慧随即感觉事情不对劲,上网搜索关键词“感情骗子六合彩”后,刷出“请大家小心冒充香港赛马会的骗子”“香港马贼,小心骗子就在你身边”等文章,才知自己被骗。

  又气又恨的她读了能找到的所有相关文章,发现其他被骗者同她的遭遇非常相似。“大部分都是单身女性”。文慧还找到一个名为“打击马会骗子”的QQ群,群里的患难姐妹一经交流,发现“都在交友网站上注册过,对方都主动通过MSN、SKYPE等找上门”。

  记者随后加入该群,与多位群友聊天得知,其均被自称香港赛马会高管的陌生人搭讪,除打“人事部职员”的名号外,还有“投注部部长”、“财务部主管”、“企划部负责人”、“董事会助理”等。行骗招数也大同小异,均以“六合彩”为幌子骗取下注费、手续费、税费等,且都要求银行汇款给指定账号。

  文慧和群友沟通后了解到,“姐妹们汇款的目标城市大多在福建的厦门、漳州、闽侯,其他还有海南的海口、三亚,广东的东莞、江门,香港的花旗银行”。

  7月31日,文慧几经挣扎,最后向北京公安局丰台分局西局派出所报案。接案民警查看文慧提供的证据后表示,会将案情上报公安部数据库,让文慧等待处理结果。

  目前,不断有各地受骗者加入“打击马会骗子”QQ群。“之前有个大群,54个成员,比较杂,没法排除有密探在里面,所以8月2号我们又建了一个群中群”。

  文慧称,经统计,群中群目前有21位受骗者,除1人不愿提供信息外,其余20人分别来自广州、深圳、北京、上海、天津、台湾、新疆,昆明等地,被骗总金额达170余万元人民币,“最少的汇了5000,最多的汇了21万”。其中,北京地区有5人,共被骗473015元,3人已报案。

  “钱怕是很难拿回来了,但想到这些可恶的骗子还在行骗,就觉得非报案不可。”家住东直门附近的受骗者小林(化名)损失12万元后,在东直门派出所民警陪同下,到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刑侦支队报案。7月10日,自称负责小林案子的刑警与其联系,说案件仍在调查当中。此后至今未有消息。

  也有人不愿报警。文慧告诉记者,据她了解,群里有两位在北京某高校读研的在校大学生,“被骗十多万,生怕别人知道影响前途。”文慧承认自己也心存顾虑,担心报案后非但没解决问题,还因此被邻居和亲友知道。

  北京市宣武警方此前曾向媒体发布消息,称破获一起“六合彩”远程网络诈骗案。警方在接到宣武区王女士被骗18万元的报案后,确定嫌疑人在福建省,并派出侦查员赴闽调查。今年5月26日,警方远赴厦门抓获3名嫌疑人,将其刑事拘留。

  百合网安全中心页面列有7项经济类骗术,其中之一即为“香港赛马会”。记者拨打该网站会员中心热线电话,客服人员称,曾接到此类投诉,但为数不多。网站公关经理谢女士称,如接到投诉,网站一定会跟踪调查,并封闭行骗者ID,同时发布公告或以站内信形式提醒会员。

  记者致电香港赛马会,顾客服务热线一位张姓工作人员称,从未听说过财务部主管林某此人,并称“本单位没有行政投注部和企划部”,对有人假冒香港赛马会工作人员行骗一事,其表示“不知情”,并称接待媒体的负责人正在休假。

  文慧:从没遇到过这么关心我的人,对我百般呵护,每天打很多电话,提醒我按时吃饭、喝水,比父母还要关心。他长得帅,又温柔体贴,谁遇到都会心动的。

  文慧:有怀疑,我是学法律的,知道这个途径不合法,所以一开始完全拒绝了他的要求,还为此吵了几天架,我骂他“骗子”试探他,让他不要在我面前提经济上的问题。但任凭我怎样责骂,他依旧很温柔体贴,还因为我不肯帮他表现得很难过,又喝酒又哭闹,让我心疼。所以纠结了四天后,我觉得1万块钱对我来说不算太多,就算帮他一个忙。

  记者:第一次打了1万后,他又让你追加4万,后又说交税,要求汇款9万,这期间你没有起疑心?你心里是否也想拿到几百万的彩金?

  文慧:追加投注是因为觉得反正投了1万,帮人帮到底吧。后来他说要交9万的税才能拿到这个彩金,我就说算了不要了,但他说这个钱对他很重要,男人要养家。他还给我描绘将来生活的蓝图,说到以后的家庭、孩子,我就想最后相信他一次。而且当时听说这个奖金如果不领取,会转给慈善机构,就觉得即使最后做慈善了也很好。其实我并不缺这个钱,从没想过要中奖。

  文慧:肯定有心里阴影,我觉得我以后很难再相信人了。但我现在并不恨他,其实还是很爱他的,时常回忆当时甜蜜的感觉。或许他出来行骗,也是迫不得已,我只是不理解他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,难道不能自食其力吗?心情很复杂,不知道怎么说。

  百合网婚恋专家陈幼红女士认为,骗子通过感情设套的方式屡屡得手,究其原因,一方面在于受骗者自身的盲目轻信,另一方面也在于骗子手段高明,不做“一锤子买卖”,而用花言巧语潜伏多时。

  “感情需要信任,但不可轻信。”陈女士介绍,亲密关系的建立是一个渐进的过程,了解是第一步,是感情的地基,没有了解的感情如同豆腐渣工程,无法抵御风险。

  “警惕不是怀疑,而是多一份自我保护”,经济是感情安全系统的重要一环,陈女士建议划定安全底线,当需要支出的经济额度一旦超过这条线,就给自己拉响警报。

  对于受骗的女性朋友,陈女士希望其能吃一堑长一智,并建立自己的社交圈和社会支持系统,遇到问题可以倾诉并获得指点,“千万不要封闭自己,越是悲伤越不要独自承受。”

 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...66833